现在有助孕吗:个人寻代妈

#寻人五周年#5年1842天,头条寻人已经帮助15346个走失者回家。每一个走失者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他们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症老人,是负气离家出走的孩子,也可能是因为各种历史缘由埋骨他乡的抗战英烈。科技凝聚善意。头条寻人基于地理位置,从精

#寻人五周年#

5年1842天,头条寻人已经帮助15346个走失者回家。

每一个走失者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他们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症老人,是负气离家出走的孩子,也可能是因为各种历史缘由埋骨他乡的抗战英烈。

科技凝聚善意。头条寻人基于地理位置,从精准推送寻人信息到找到走失者,离不开普通人的善意。无数个好心人和志愿者的帮助和坚持,让这些“迷路的人”更快踏上回家路。

我们邀请了5位寻人志愿者,分享那些与帮助走失者有关的故事,还有过程中的疲惫与艰辛,责任和希望。22年寻子路,唐蔚华是一位“打拐网红”,也是一位寻子母亲。几十个被拐孩子在她的帮助下回家,她的儿子还没有回家。

以下是她的自述:

1 一个电话

我叫唐蔚华,是一名寻亲志愿者。

每天,我会在各个打拐寻亲网站浏览、发布、匹配各种寻亲信息。也会组织和参加线下寻亲活动,和全国各地其他志愿者一起,帮助被拐卖儿童家庭寻亲。在过去22年里,我和其他志愿者们一共帮助几十个家庭找到孩子,实现骨肉团聚。

就在刚刚上台前,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网友打给我的。他是一位消防员,之前他在网上私信我说,他是一位被拐卖者。这些年他一直犹豫,要不要寻找亲生父母。在我的反复劝说下,他终于决定去做DNA鉴定。就在刚才,他跟我说今天做完了采血。

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我都特别兴奋。

2 大海捞针

有不少朋友问我,做寻亲志愿者,会不会遇到很多困难?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的工作难度,用大海捞针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除了寻亲路漫漫,我们还要面对来自拐卖犯罪团伙和买家的威胁。我被骗过也被威胁过。最凶险的一次是在广西,有一个人贩子,直接拿着西瓜刀追赶我和我老公。

在做寻亲的这些年,我和我老公走过全国很多地方。网络还不发达的时代,我们先挨家挨户搜集信息,再实地探访。有了QQ后,我们使用QQ群联系全国各地的打拐志愿者,搜集被拐卖家庭和儿童的信息,交流、组织寻找和认亲工作。

慢慢地,随着网络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兴起,我在各个寻亲平台分别注册了账号,聚集了大批粉丝。

网络寻人这种方式的出现,让我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准和快。

去年,我在头条寻人发布了寻亲信息,有一个男孩看到后主动联系了我。他告诉我,自己是在上海被拐卖的。我加了他微信,经常陪他聊天,慢慢帮他打开心结。在我的说服下,他放下心防、鼓起勇气联系了有关部门,将DNA录入数据库。

经过对比,他在浙江找到了亲生父母。茫茫人海,长达十几年的寻找,家长和孩子相认后,痛哭流涕、泪如雨下。得知这个消息,我也感慨得哭了。如果没有头条寻人精准的匹配,像这样的寻亲,传统方法,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唐蔚华:寻子22年无果,助数十个被拐孩子回家

3 寻子包生男孩生孩子全包22年

从线下到线上,我做寻亲志愿者已经有22年,危险、辛苦、奔波、劳累都不足以形容这个工作的复杂性。为什么我们会这么执着?因为我也是一名被拐卖儿童的家长。

我的儿子名叫王磊,小名磊磊。22年前,我在上海经营一家电器商行。有一天,我有事外出,把磊磊留在店中。回来后,我才知道一位员工路顺东把磊磊拐走,逃到了广西。我报了警,路顺东被抓,可是磊磊却没找回来。

我老公家六代单传,我们只有磊磊这一个儿子,全家人把所有爱都给了他,我们直到今天也没有再要小孩。这些年来,我们不敢搬家不敢换电话,生怕有一天磊磊回来,找不到爸妈。

22年,茫茫寻子路,我从没想过要放弃。这个过程中,我获取了大量被拐卖儿童和家庭的信息。我太理解那些跟我一样遭遇的家长了。所以,这些年来,寻子的同时,我也把掌握的大量信息用来帮助他们。

因为我有个“私心”——我希望大家也可以,像我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们一样来帮我。帮我找到我的儿子磊磊。

唐蔚华:寻子22年无果,助数十个被拐孩子回家

4 错认

有热心的网友帮我找到一个长相、年龄都跟磊磊十分相似的男孩。这个男孩名叫徐佳锐,是一名网络主播。

为了确认这一切,我专门跑到他的家乡广东揭阳。我发现,这只是网友们好心的“一厢情愿”。他们想帮我找到磊磊,所以制造了一场美丽的误会。

徐佳锐有他自己的爸爸妈妈,他并不是磊磊。揭阳之行,徐佳锐像儿子一样陪伴我几天。在他的帮助下,我在网上开了第一场直播。他告诉我,借助网络的力量让事件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才会有更多可能找到磊磊。虽然这一次的认亲之旅没有成功,但是大家的温暖和帮助,也让我看到了“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希望。

这些年来,像这种“错认”的经历,不止一次。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给我留言、叫小牙刷的男孩。他跟磊磊一样大,也是从上海被拐到广西。他很想找到亲生父母,但却一直没敢付诸行动。因为被辗转卖到过两个不同的家庭,他性格非常内向。和很多被拐卖的孩子一样,小时候的阴影让他变得委曲求全。

在我长达五个月的劝慰后,他终于答应做DNA认亲。鉴定结果出来时,我的心又一次被刺痛,小牙刷不是磊磊。可是,即便我不是他的妈妈,我也愿意去帮他。每个孩子都有权利找到自己的家。

在我的牵线下,他找到了他的家,他的亲生父母因为思念他,过度抑郁早已去世,家中只剩下奶奶。虽然这样的结局有些遗憾,但是小牙刷终于打开了他多年的心结。也正是因为他的实名举证,公安部获得了破案的重要线索。

5 最难的事

说服被拐卖者放下顾虑,是认亲工作中最难攻克的一关。那个消防员男孩也顾虑重重。现实生活中,像他们一样有顾虑的寻亲者不在少数。

打击拐卖犯罪,帮助失散家庭团圆,既需要被拐卖者和拐卖家庭主动报案、采血、提供DNA进行信息匹配,也需要知情者的实名举报提供线索。

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一是,作为被拐卖儿童,他们担心公开认亲,会伤害自己的养父母,让自己再难融入把他们养大的环境。二是,提供举报需要实名,很多人害怕被犯罪团伙和买家报复,有心无力。

让他们跨出这一步,很难。他们需要一个树洞去倾诉,他们需要一座桥梁去沟通。目前,我担任的就是这样的角色。我每天都要在网上查看每一条留言,筛选甄别信息的真假,逐一回复。像他们的家长或朋友一样,陪伴他们聊天。帮他们打开心结,再慢慢疏导鼓励。

在我和其他志愿者的帮助和牵线下,这几年陆续有不少受助人愿意迈出心理门槛,进行采血、实名举报,成功与家人团聚。公安部负责打拐的专业部门,通过头条寻人联系到我,帮助我整理这些年来搜集的信息,并将其一一上报,部分案子得到重启。

唐蔚华:寻子22年无果,助数十个被拐孩子回家

6 彼岸

虽然还没能找到磊磊,但是,每一次看到其他家庭的团圆,我都会看到一份新的希望。

我的老公九年前查出结肠癌,家里几位老人年事已高。我除了手头的寻亲工作,还要照顾他们。但我绝对不会放弃。我始终相信,磊磊一定在某个角落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他。待到我们相认的那一天,我要紧紧抱住他,听他大声叫一句“妈妈”。

天下无拐是我毕生的心愿。因为我已不忍再有家庭经受和我一样的苦痛。在此,我想告诉家长们,在带幼童的过程中,请一定要小心谨慎。我还想对买方家庭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如果你正有这样的念头,请你放下这个想法。如果你已参与了买卖,请向公安机关报案,让孩子回家。

还有此时在屏幕另一头的您,如果您的身边有任何跟拐卖儿童相关的信息,请及时告诉我们或者在头条寻人上传。您每一个线索的提供,每一个DNA的采集,都很有可能结束一个被拐儿童家庭的阴霾。

毋以善小而不为。只要每个人多一点善意和帮助,就能为寻亲工作搭建起更多有力的桥。桥的这头是孩子,桥的那头,是父母。正是这些桥,让我们看到了团圆的希望。

我愿未来会有更多人像我一样去成为一座桥,总会有一天,也会让我这座桥连接上我的孩子,到达我的彼岸。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bnqyzc.com/jigou/1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