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子鸟助孕多少钱_同性恋代孕公司哪里找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 吴荣奎)因向男同性恋群体提供代孕服务,广州“彩虹宝贝”代孕机构被指涉嫌违法。今日(29日),广州市公安局回应此事称,相关部门正在跟进。该机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表示,已暂停相关业务。

律师指出,从公序良俗的基本范围来看,代孕在我国仍然是不能容忍的。

高鹰助孕是真实的吗广州机构疑为男同代孕被举报,卫健部门已介入此事

4月27日起,有多名网友举报,广州一家名为“彩虹宝贝”的机构存在商业代孕行为,涉嫌违法。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广州机构被指提供商业代孕,称已暂停业务

4月27日,广州一家机构被网友举报“为男同提供商业代孕”。29日,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被举报的代孕机构名为“广州彩虹宝贝”,机构全称为广州彩虹宝贝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地址位于天河区天河北路。工商资料显示,该机构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成立时间为2018年5月3日。

这家机构宣称,专为男同提供辅助生殖服务,自2015年底开始,已有超过400位男同家庭获得宝宝。该机构还在宣传资料中提到,供卵方式透明化操作,“保障你选择的卵妹(该机构将“孕母”称“卵妹”)避免偷梁换柱”。据此,多名网友质疑该机构涉嫌违法。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辖区派出所称“卫健部门已介入此事”,广州市公安局也回应此事称,“相关部门正在跟进”。

4月29日,该机构的一名工作人员以“不方便”为由,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并称“已暂停相关业务”。随后,新京报记者又致电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电话亦被挂断。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我国卫生部门曾于2001年颁布实施相关规定,“严格禁止各种代孕行为”,但未提到明确处罚措施。

律师:针对代孕尚未有专门性法规

代孕机构被举报涉嫌违法的同时,关于同性伴侣有抚育子女需求的话题,也引发了关注。

广州一家公益机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称,目前,在全国各地均有类似针对同性伴侣进行商业代孕的机构存在,且数量还比较大。此外,在异性伴侣中间,亦存在辅助生殖的需求。

曾从事同性伴侣代孕行业的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涉事机构的代孕过程,是基于双方自愿原则。他指出,每个代孕妈妈都是自愿的,他们还会进行合同签订,“全部有付费,也有中介在牵线做这块,跟自然怀孕都是一样的。”

上述受访者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很多同性伴侣选择商业代孕,“是因为想要孩子 但没有更好的选择。”他还指出,很多同性伴侣选择代孕,是因确实想要孩子,需求较大。他补充道,当前很多性少数群体迫于社会、家庭等现实需求影响,“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找代孕机构,要一个宝宝”。

29日下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向新京报记者指出,虽然我国没有针对代孕作出专门性规定,“但是它仍然不属于我们市场经营性范围的一项,从公序良俗的基本范围来看,在我们国家仍然是不能容忍的。”

熊超提到,从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该机构属于违法经营项目,“机构的违法经营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该及时进行处理。机构还可能面临一系列严重的刑事犯罪的法律后果,例如非法行医等。”

编辑 赵凯迪

校对 赵琳

圆梦助孕公司介绍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bnqyzc.com/xinwendongtai/1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