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助孕哪家好:包生男孩咨询(包生男孩咨询酷宝贝)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鉴定婴儿性别是违法行为,严重者要承担刑事责任。但一些家庭为达到儿女双全或生男孩的目的,便想通过提前得知婴儿性别的方式来干预,其中寄血验子等方式受到“推崇”。不过随着国家打击力度的加大,此种非法行为的实施也越来越隐蔽,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不良商家在网店通过“挂羊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鉴定婴儿性别是违法行为,严重者要承担刑事责任。但一些家庭为达到儿女双全或生男孩的目的,便想通过提前得知婴儿性别的方式来干预,其中寄血验子等方式受到“推崇”。不过随着国家打击力度的加大,此种非法行为的实施也越来越隐蔽,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不良商家在网店通过“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招揽客户,之后再转战社交软件继续“交易”。

Qing调查丨打着“科学备孕指导”旗号 仍有网店在“寄血验子”

爆料

网店“挂羊头卖狗肉” 非法鉴定胎儿性别

近日,有人发帖爆料称,有淘宝商家假借售卖日用品之名,行非法检测胎儿性别之实。在商品详情中贴图介绍称,“客户报喜不断”。有买家在评论区称,“验了测卡是女宝,不放心还做了验血,看来很准,很遗憾,没有要……”

发帖人称,已经在平台举报了该网店,并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进行了举报。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根据发帖人贴出的店铺名称进行搜索,发现店铺已经下架。其微信号也因违反《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范》而无法添加好友,不过个性签名的文字显示,其又开设了新的小号。

其实类似的举报并不是个案,在1月份时也曾有发帖人举报一面包店老板“挂羊头卖狗肉”,非法检测胎儿性别,是男宝就全群恭喜,是女宝就发撇嘴表情包表示难过。“5个微信群,单个群493人,检测费用人均3000元,涉案金额高达百万。”

发帖人认为,这种行为在网络上很广泛、手段隐蔽,存在血液安全隐患,且加剧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调,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目前已经报案,案件正在进一步推进中。

调查

网店不上架检测商品 引导买家加好友私聊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上述网店情况并非个例,只不过商家为了掩人耳目更换了宣传标语,不少店铺打着“科学备孕指导”的旗号继续进行胎儿性别检测鉴定的买卖。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科学备孕指导”后,找到两家相似名称的店铺。店家对于胎儿性别鉴定一事都很谨慎,店铺内也没有上架与性别检测产品相关的链接。

“280元一盒,你随便拍个商品,我来改价。”一家名为“科学备孕男女宝私处护理企业店铺”的客服称,该产品一般在怀孕6周以后就可以保证检测结果的准确率高达95%。对于该产品的使用方法,该客服则表示“很简单”,其发出的检测方法称,是通过尿液和试剂混合后的颜色来判断性别。

与该店不同,另一家名为“科学调理备孕养生馆”的客服则发来一串微信号,示意可以加微信细聊。对于不在店铺上架相关链接的原因,该客服表示:“检测产品太敏感,平台不许上架,如果您想要买,就加我。”

在微信沟通的过程中,该客服发来相关检测产品图片,记者注意到,相关产品与此前护理店发来的并无二致,价格也相同。“这款280元检测产品的准确率是90%。不过只有香港地区验血的准确率才是100%,需要花费3600元”。随后其开始介绍“香港地区验血检测”需要满足的条件:将血液样品寄给商家后,会有专业人员拿到香港地区化验,结果出来后发电子版报告,化验机构的官网也可以查询。

“客服”亲自指导 怎么采血怎么寄样本

为了让记者相信他们的“专业”,养生馆的客服还对如何采血和邮寄进行指导。据其介绍,取血的方式类似于在医院化验抽血,可在家附近的小诊所找医生或护士抽取即可,“只要是平时会打针打点滴的都可以,一般给护士几十元的小费。”其还发来视频展示取血过程,并强调普通试管需要两小管血样,但他们的产品是进口试管,一小管20ml即可。对于寄血样如何过快递关,该客服表示,一定不能告诉快递寄的是血样,可以将样本放在薯片盒中固定好,和零食一起寄。

该客服还进一步介绍了香港地区验血的流程:符合条件的检测者先预付1000元检测定金,店家开始邮寄抽血仪器以及血液样本的储存容器等设备。待检测者邮寄的血液样本到货后,再支付给店家2000元,收款后店家统一中国供卵试管婴儿医院发到香港地区的诊所进行化验,大概一周后即可发送检测结果,之后要付清尾款。

在其朋友圈,记者发现多数内容都是调养孕妇身体,帮助其生男孩或者生女孩的商品广告以及报喜的聊天记录。比如,“恭喜,如愿啦,验到小王子一枚”“三胎了,不容易”“儿女双全了”。

此外,记者在一个科普备孕的短视频评论区发现,也有人隐晦地表示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辨别胎儿性别,这些言论引起不少网友的跟帖咨询。记者也在评论区留言表示对此感兴趣,没想到几分钟后,便收到了两个私信。其中一个人表示“查血加VX”,成功添加好友后,记者根据其朋友圈发现,这个商家其实是做洗化产品、祛痘美容等业务的。但其却表示,可以提供验血、验尿的产品来分辨胎儿性别,甚至可以提供寄血到香港的服务。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合法性和安全性、相关资质等问题时,该商家便不再做任何答复。

而另一个私信给记者的人则推荐了一个中医诊所,据其介绍,他们主要做调理酸碱度和基因检测,价格在1200多元,比香港地区便宜很多,“检测技术是一样的,设备更先进。”该诊所称,做性别检测是和医院合作,为了避免风险只会告知结果并不会出具检测报告。在其朋友圈同样介绍了利用零食规避邮寄检查以及如何完成抽血的办法。甚至在朋友圈发布状态炫耀称,“今天收获真不少,累死了,快递真多。”文字下方则配有摆满桌面的血液试管图片和视频,以此来展示“生意”的火爆程度。

讲述

想要儿女双全 她在3个多月时做了引产

中国科学院大学遗传学博士李雷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这些通过验血、验尿进行鉴定的产品原理主要是依据血液游离DNA,即胎儿的DNA碎片会进入到母体血液,然后通过高精度的DNA识别,就可以鉴定出这些游离DNA中是否包含Y染色体。包含就是男性,不包含就是女性。

“但准确性跟检测时间有关,孕早期的准确性很低,越往后准确度越高。”李雷指出,其实产前检测的难度是很高的,干扰因素也很多,那些宣称六周就能达到百分百准确率的说法太夸张了。一般情况下在怀孕12周以上做检测才有可能达到一定检测精度,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然而人流则是在5-9周时比较合适,相对来说对孕妇的损害较小。

李雷强调,进行非医学的性别鉴定是违法的行为。他表示,产前基因诊断技术的应用,其实是为了通过产前诊断来判断胎儿是否有严重基因缺陷,从而可以实现优生。而性别鉴定也只是该技术的一个功能而已,并不是主要功能,只不过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当成了牟利的工具。

近年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严禁利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以及选择性别妊娠,然而仍有人花高价“寄血验子”。

有位已怀孕5个月的年轻妈妈小田(化名)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验血的经历,她自称是经朋友介绍与一位做基因检测的人士加了好友,已经有了女儿的她一直想要个男孩,第二次怀孕后经验血发现是个女孩,最后在3个多月时做了引产,“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个,不过身边有个朋友测的是男孩,生的也是男孩,总共有四个孕妇朋友测过,已有两个生了男孩。”小田表示,自己知道这个是违法的,本想去海外验血,后来考虑到费用太高还麻烦,便通过邮寄血液的方式偷偷找人代为检测。此次怀孕,她再次选择了验血。

不过,相关机构也有“翻车”情况存在,曾有媒体报道,一未婚未孕女记者暗访时找了两家中介机构验血,均被测出怀了女孩,因运输血液样本过境,需要香港卫生署署长书面批准,显然,为了利益两家机构做了假报告来敷衍受测者。

解读

我国多部法律规定 严禁胎儿性别鉴定

北京市丹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静表示,我国对鉴定胎儿性别问题是有明确法律规定的。其中《母婴保健法》《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均有“严禁采用技术手段对胎儿进行性别鉴定”的表述。此外,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了第9号令《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该规定于2016年5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也有明确规定。

然而,仍有人采用隐蔽手段非法牟利,网上售卖的鉴别胎儿性别的产品多为进口产品。她解释,根据《药品管理法》的规定,禁止未取得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生产、进口药品,销售国家明令禁止出售的产品或药品,会受到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可以构成非法经营罪;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或者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生产、销售药品的,责令关闭,没收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和违法所得,并处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药品,下同)货值金额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不足十万元的,按十万元计算。

此外,按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违反国家规定,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于非法经营的医疗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未取得国家颁发的有关合格证书,施行终止妊娠手术或者采取其他方法终止妊娠,致人死亡、残疾、丧失或者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我国刑法中还规定了非法行医罪和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的罪名。

只提供中介服务也犯法?看看法院判例

据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深圳、厦门、温州等地破获过多起验血鉴定胎儿性别案,犯罪嫌疑人采集孕妇血样后转送海外做性别鉴定,从中牟利。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相关关键词后,也发现多起相关的刑事判决案例。

2018年安徽合肥中级法院公布的一起案例中介绍,2016年1月至2017年5月,一对夫妻为牟取非法利益,通过散发名片、张贴广告等方式为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活动进行宣传。期间,二人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情况下,在合肥市、南京市等地为多名孕妇进行胎儿性别鉴定,非法获利40650元,导致八名孕妇选择性别终止妊娠。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二人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擅自为多名孕妇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导致八名胎儿被引产,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行医罪,最终分别获刑一年和八个月。

2019年浙江温州中级法院也公布过相关案例:一男子林某自2013年开始设立相应部门并雇佣他人大肆从事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业务。将血样送至香港地区的化验所进行鉴定,或者直接安排客户赴香港地区鉴定,并向每位客户收取2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费用。这些被告人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

后多人因非法行医罪获刑,不过在上诉时,他们认为,法律、司法解释未规定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胎儿性别鉴定在香港地区是合法的,涉案鉴定均由香港地区有资质的化验所作出,自己只是提供中介服务,不构成非法行医;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行为不属于非法行医罪的诊疗行为;刑法并未规定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

对此,法院也针对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给出了回应,胎儿性别鉴定是对伴性遗传性疾病进行诊断的重要方法,无论是非医学需要还是基于医疗需要而开展胎儿性别鉴定活动,行为的客观方面、场所、过程、程序、地点、参与人员并无区别,都是一种医疗活动;有关国家部委对于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明确认定为非法行医行为,如国家卫生部、科技部、公安部、监察部、计生委、国家中医药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明确规定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属于非法行医。故应认定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属于非法行医行为。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为他人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足见相应行为具有刑事可罚性;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行为会严重影响出生性别比指标,造成出生人口比例失衡,明显具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

在中国大陆区域内实施犯罪行为,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虽然最终胎儿性别的鉴定交由香港地区有资质的机构作出,不影响各被告人因在中国大陆违法实施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相关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

实习生 葛佳琪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宋霞

编辑/白龙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bnqyzc.com/xinwendongtai/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