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找到代孕母

很久以前,熟人之间见面打招呼,最常见的用语莫过于“你吃了吗?”因为那时候,吃饱肚子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日常头等大事。二十多年过去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可以吃好喝好穿好了,却又遇到了新的难题。打招呼口头禅,也从“你吃了吗”变成了“你怀上了吗?”尽管很多专

很久以前,熟人之间见面打招呼,最常见的用语莫过于“你吃了吗?”

因为那时候,吃饱肚子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日常头等大事。

二十多年过去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可以吃好喝好穿好了,却又遇到了新的难题。

打招呼口头禅,也从“你吃了吗”变成了“你怀上了吗?”

尽管很多专家认为,目前全国没有一个大样本的调查,可以证实生育困难的人群有扩大的趋势。但事实上,我们依然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人对生孩子的关切与日俱增。

“我们的上一代一生就是七八个,为什么现在生一个孩子都这么困难?”很多不孕不育夫妻,估计都有过类似的疑惑。

与此同时,随着代孕需求者的日益增长,地下代孕市场日渐繁荣。

“如果您正在遭受生育的困扰,如果您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宝,我们可以让您梦想成真!”

这是一家代孕中介发布的广告,而类似这样的广告在网上比比皆是,并且越来越多。

那么,代孕中介到底是如何运行的?代孕母亲是从哪里来的?做代孕的又都是哪些人呢?

非法代孕:藏匿在地下的婴儿工厂

75万可生个娃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代孕,相关搜索结果就有2760万条,其中大多是一些代孕中介的网站。

记者打开排在首位的一家代孕网站,这家名叫AA69的代孕中介自称,从2004年就已开始从事代孕服务,迄今为止已有16年的时间,累计为上万个不孕不育家庭孕育了10000多名婴儿。AA69创始人吕进峰还先后接受了37家海内外媒体的采访,并被业内誉为“中国代孕之父”。

随后,记者假装成不孕不育人士,与在线客服开始了攀谈。

记者:“代孕一个孩子至少需要多少费用?”

客服:“从75万到125万不等,具体数目要根据代孕委托方的情况来决定。一般来说,不孕不育程度越严重,对第三方的条件要求越高,支付周期越长,价格相对就高一点。”

记者:“代孕协议有效吗?”

客服:“由于目前代孕行业的处境,代孕合同没有法律效力,纯粹是一个君子协定。”

记者:“如果你们拿了钱跑路了怎么办?”

客服:“代孕委托方与吕进峰签订合同后,双方会建立一个联名账户。如果AA69是骗子,早就被人在网上曝光了,根本不可能干到现在。而且吕进峰的个人信息,在网上都是公开透明的。”

非法代孕:藏匿在地下的婴儿工厂

代孕母亲明码标价

在记者留下联系方式没多久,一位周先生打来了电话,他自称是AA69上海地区的客户经理。

当记者好奇代孕母亲都是从何而来时,周经理表示,有些代孕母亲是通过网上的报名方式找到AA69,有些代孕母亲则是熟人之间互相介绍过来的。

她们大多是来自国内偏远山区的已婚妇女,年龄在32岁以下且有过至少一次生育经历,家里经济条件比较拮据。由于从小没有受过什么教育, 早早辍学出门打工维持生计,没有什么生活技能的她们,在外打工也只能卖苦力。

她们来做代孕母亲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早日改善家里的生活。

周经理还告诉记者,代孕母亲在前期调养和移植后,公司会专门给她们租房子居住,并且会请专门的阿姨照顾她们的饮食起居。

谈到日常工资的发放问题,周经理向记者表示,公司会在每月固定的时间,按时将报酬打到代孕母亲的银行卡,如果在此期间孩子长得比较好,代孕母亲还会有额外的奖励。

从怀孕到生孩子的十个月时间,代孕母亲大概能得到20万左右的报酬。

非法代孕:藏匿在地下的婴儿工厂

神秘的代孕委托方

当记者问到做代孕的都是哪些人时,周经理的表现有点犹豫。

他解释到,出于对客户的保密承诺,关于客户的信息是不能透露的。

不过,周经理向记者说了个大概,做代孕的主要有三种人:

第一种是明星,他们对自己的隐私特别看重,经常会委托中间人单线联系;

第二种是有钱人,他们通常不会问价格,只挑最好的服务;

第三种是生活小康,为了生个孩子卖房卖车。

周经理告诉记者,前两种只是个别案例,而第三种人占了大多数。

在这类不孕不育人群里,以女方不孕导致无法生育的案例居多,这些女性通常被卵巢早衰、子宫肌瘤、宫腔粘连、卵巢囊肿、单角子宫、心脏病、癫痫,红斑狼疮、羊癫疯……等几十种不孕症所困扰,丧失了自然怀孕的能力,曾多次做试管均以失败告终,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代孕上。

非法代孕:藏匿在地下的婴儿工厂

备受争议的代孕

根据2012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目前不孕不育人群数量已达到5000万,相当于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问题,不孕不育率达到12.5%至15%,接近发达国家的15%-20%,治疗失败的约占66%

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中“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的条款被删除。

而网上对代孕的争议,却也从未停止讨论过。

非法代孕:藏匿在地下的婴儿工厂

支持的一方认为,女性在生儿育女中较男性承担更多责任和压力。而由于种种原因造成的不能生育,对女性而言,压力之大外人无哪个助孕网站好法想象,没有子女,有时还会造成家庭不和谐。在这种情况下,请人代孕是极其正常,也是可以理解的。

反对的一方认为,代孕就是卖孩子,领养一个孩子或许比代孕更能让人接受。领养的就是养父母养子女的关系,感情上讲完全可以接受。而且来得相对简单直接,抚养赡养权利和责任也比代孕清楚。

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胡光伟称,代孕者的惟一职能就是帮别人怀孕、生育孩子,像生育工具,这一行为与传统的伦理道德相违背,不能被常人所接受。

中国生殖医学专家胡淑敏认为,“代孕涉及的不仅仅是伦理化,还有一个商业化的问题。但一些患者因子宫等问题无法生育真的很痛苦,我认为在国家允许、法律健全、管理规范的情况下,代孕是可以开展的。”

生育后代是人的本能需要,对于存在生育困难的人群来说,代孕服务合情合理。但是,对于提供代孕服务的一方来说,生理的损耗同样是不能承受之重。

不管是非法还是合法,代孕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充满争议的“行当”。

对于世界任何国家地区来说,代孕都是一道难解的题。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bnqyzc.com/zhuyungongsigonggao/1003.html